历史激荡中的茶叶救国之路

食材:茶叶2020-07-12 18:52:33

历史激荡中的茶叶救国之路

锦绣江山变断壁残垣,茶的命运只是近代中国人所遭受伤痛的一个缩影。家国情怀一旦浓缩在一杯茶之内,带来的影响也就不一样。

1895年,中法两国政府签订的《续议商务专条附章》和《续议界务专条附章》,法国人借此攫取了滇越铁路的修筑权,并把猛乌、乌得划归法属老挝,连同磨丁、磨别、磨杏三处盐井,云南五地割让土地近3000平方公里。

当然,这一年清廷丢失的还不只是云南边境的大片土地,整个台湾都被割让给了日本,举国震惊。康有为等人发起“公车上书”,孙中山领导了“广州起义”,严复则发出了“救亡绝论”。谁能救国?谁能自救?

割让领土之举,引发了边境上持续十年的抵抗运动。大厦将倾,国已非国,边地诉求无法动摇清廷的决心,自此十二版纳少了领地,而大片茶园也尽落入他人之手。后来,猛乌、乌得的茶农不服从法国人的统治,砍伐了许多茶园,迁徙回到版纳境内。

中法谈判后仅仅两年,1897年法国就在思茅(今普洱)成立领事馆,思茅被辟为通商口岸,对茶叶出口课税。茶山之利,终落外人之手,陈荣昌的担忧成为现实。

1898年,光绪帝下令各省成立茶务学堂,学习日本和印度制茶。

1913年,云南民政厅长罗佩金在发给省议会议员的报告中说,昔年中国茶畅销俄、法等国,现在销路遇阻,反而落后于日本。主要原因是中国茶制作粗糙,不如日本茶精美。这样带来很严重的后果,传统红茶、龙井受到影响,云南的普洱茶、宝洪茶也跟着遭殃。于是他建议派4个人去日本、台湾地区学习制茶法,再派两名去爪哇,通过学习再兴滇茶。

1913年,云南派出朱文精、陈洪畴、张相实等到日本静冈学茶,回国后,朱文精、陈洪畴等人创办了云南茶叶实习所。1924年,云南“模范茶园”成立。如果比较其后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在云南的作为,朱文精他们这一代可以说并没有完成实业救国的使命。

直到1937年5月1日,在“实业救国”这一大的时代背景之下,以茶业救国为目标的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茶公司)在南京成立。这是一家由各个省级分公司组成的集团公司,然而当时云南并不在重要茶区的名单上,中茶公司主要基地是安徽、湖南、湖北、浙江、江西和福建。其迫于战事不得不到西南发展后,云南才成为中茶公司重要茶区。我们从云南茶业发展的历程也可以看到这点:清代才开通最后一个茶马贸易之地,到了法国、英国入侵西南,云南的价值才一次又一次被发现——而这一次的触发点,是中国面对日本的全面入侵。

1938年9月,云南作为备选茶区,中茶公司董事长周诒春派出郑鹤春和冯绍裘前来考察。他们对云南大叶种的肯定,使得中茶公司加快布局,在云南资本大家缪云台的支持下,12月16日,便火线成立了云南中国茶叶贸易股份有限公司。

推荐内容

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