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发布:一杯茶
2021-04-26 07:49:31

供春壶以外形似银杏树瘿状而得名。壶身作扁球形,泥质成素色,凹凸不平,古绉满身,纹理缭绕,寓象物于未识之中,大有返璞归真的意境。壶盖止口外缘刻有四十五字隶书铭文:“做壶者供春,误为瓜者黄玉麟,五百年后黄宾虹识为瘿,英人以二万金易之而未能,重为制壶者石民,提记者稚君。”供春,明正德至嘉庆年间茗壶创始人,他为紫砂文化开创了新局面。供春壶现藏于中国博物馆。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

珍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供春壶,是祖国茶文化宝库中的无价之宝。提起这把供春壶,就不得不提起江苏宜兴著名爱国民主人士、实业家储南强。1952年,储南强将英国皇家博物馆曾高价购买的供春壶捐献给国家,其高风亮节,让人敬佩。储南强爱女,今年92岁的储烟水女士,向笔者讲述了储南强从收藏该壶,到慷慨捐献的故事。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一枚银元得国宝

这把供春壶的由来,还颇有点传奇色彩。

1928年,储南强偶然在苏州地摊上见到一把古朴奇特、状如树瘤的旧壶,仔细端详,发现壶把下有“供春”二字篆书,壶底有“大明正德八年供春”刻款。他立刻不动声色地花1枚银圆买了下来。

供春原名龚春,明代弘治、正德年间人。学宪吴颐山的家僮。吴颐山早年在宜兴金沙寺读书,书童供春常看寺僧制作紫砂壶,便“窃仿老僧心匠,亦淘细土,抟坯茶匙穴中,指掠内外”,做成“栗色暗暗如古金铁”的茶壶,很受欢迎。后以制壶为业,以树瘿壶最为名贵,有“供春之壶,胜于金玉”评语。供春壶开创了宜兴紫砂壶的新天地,清末民初仿品甚多。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为弄清这把壶的由来,储南强赶回苏州,找到摆摊人询问,了解到此壶从绍兴傅叔和家中流出。他又赶到绍兴傅家,被告知壶曾为西蠡费氏所有。再追问到费家,知是吴大贗的收藏。吴则得之于大收藏家沈均和。沈之前已无从考证。

弄清了来龙去脉,储南强邀请挚友、著名书画家黄宾虹、徐悲鸿、潘贻曾人等共赏名壶,无不叹为观止。迟到数日的钱松?,竟留住一月,观赏摩挲,久久不释,赞之曰:“巧拙相融,始成佳品。”此壶为赭土黄色,砂胎,表面七凹八凸,结累如疣,故名树瘿壶。

此壶胎体较薄,十分轻巧。关于这一点,储老是这样解释的,供春制壶,用的不是一般的陶土,而是寺僧洗手缸中沉淀的淤泥,甚至是指纹中嵌入的极细之泥,特别的纯净细腻,杂质少到最低的限度,父亲是这样解释的。而当代紫砂专家顾景周则另有一说:此壶可能是供春捏制自娱,并不是大窑猛火烧制,而是用小焙炉文火焙烧,火候十分到家,因此轻巧。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壶中传奇

此壶的壶盖也值得一提。储烟水告诉笔者,当初吴大贗得到此壶已无壶盖,于是请制壶名手黄玉麟重配。黄以为壶体凹凸如瓜,就配了一个瓜蒂状的壶盖。黄宾虹认为树瘿壶身配瓜蒂盖有点不伦不类。储老便请制壶名家裴石民重新做了一只状如灵芝的壶盖。在壶盖的周边外缘,有储南强撰写、潘稚亮雕刻的两行隶书铭文:“作壶者供春,误为瓜者黄玉麟,五百年后黄宾虹识为树瘿,重为盖者石氏,题记者稚君。”

储老还请潘稚亮刻“春归”匾额一方,寓意供春归来,拟于家乡西碄建春归阁珍藏,留有《请潘稚亮刻“春归”二字而作绝句》为证: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供春壶已世无闻,前辈皆尝如是云。神物忽来寄兴发,春归二字剧芬芳。关于树瘿壶的流传经过,他在诗后作有自注:

强上年客吴门,忽邂逅得遇供春壶。壶为山阴傅叔和氏所藏,傅之前,藏西蠡费氏(念慈),西蠡之前,藏斋(吴大贗),又前则出于沈均和。沈之前,尚待考。昔日吴兔窗著《阳羡名陶录》,收罗甚广,而未尝亲见供壶。张叔未见壶亦多。而清仪阁杂咏尤叹供壶世已无有,乃神物忽来重返故乡,宁不可庆?将来拟于西碄上建春归阁以贮之。

可惜由于日寇侵华,春归阁未能建成。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重金购买不动心

供春壶再世,不仅引起国内惊叹,也引来了世界上两个掠夺中国宝物最多、也最重视茶文化的国家——英国和日本的关注。据1934年宜兴《品报》报道,英国皇家博物馆内行识宝,当时曾出价35000英镑重金购买。但不贪钱财、富有民族大义的储老只是付之一笑,婉言谢绝。而抗战期间在中国烧杀抢掠的日寇更是觊觎已久,他们威逼利诱,曾赤裸裸地扬言要以8千元强买。储老怕有意外,只得躲进深山,埋壶于山地。抗战胜利后,才把它转埋到善卷洞祝英台读书处茶轩地下,直至解放后捐献国家。

储烟水告诉笔者,“父亲同时捐献的共有30件珍贵文物,包括考证供春壶的数万字资料。主要文物为书画印章、竹木雕刻、茶具酒器。茶具中除了神品供春壶,还有属于逸品的陈曼生煎茶臂阁和精品归复初点铜茶壶。这批文物最初是捐献给时在苏州的苏南区文管会的,以后才转到南京博物馆,后来供春壶又珍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。”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《茶经》、茶叶备客堂

储老地摊偶得供春壶,实非偶然。试想如果他是门外汉,又怎么知道供春壶的价值?因此他是识得壶趣茶味的。除了他是陶都人,还因为他当官居家都离不开茶事。据他次孙储传能撰文介绍,储老两任南通知事,与状元实业家张謇极为友善,张公好茶,储老常去聊天问俗,请教学问,包括茶事,月必数起。

储传能回忆,祖父开发溶洞时,四方宾客络绎不绝,客堂常备茶叶敬客,还有陆羽《茶经》。“因为祖父的缘故,我童稚之时,就喜欢读《茶经》。”储传能1942年高中毕业,入山探视住在善卷寺的祖父。该寺正在修缮,山门破败。他晚上用松果为祖父烧水,祖父口占《板桥道情》一曲:“老头陀,古庙中。自烧香,自打钟。菟葵燕麦闲斋供。山门破落无关锁,夜烧茶炉火通红。”储传能回忆说:“水沸冲茶,香溢满室。当时的情景,我现在仍然记得。”

供春壶的由来的故事 一枚银元得国宝

储老自号简翁,个人生活俭朴。“父亲平时喝的大多是当地山区的农家茶,茶具也不讲究,杯碗皆用,有时去洞中察看工程,半天都喝不上一口茶。”储烟水说。

猜你喜欢

更多精彩

热点内容